您好!欢迎您光临奶 奶_相思雨!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奶 奶
最新新闻
·藤语
· 诗 观
·中外专家学者参观彝族文化与三星堆
·ꈑ ꆠ (灰烬)
·ꑿ--绵 羊(彝汉文对照)
·逝去的爱
·最神奇的山
·彝族学子祝福北京奥运会(文附图)
·只要有一个女人
·可爱宝宝(音乐动感图片)
·瞬间的永恒(音乐动感图片)
·故 乡
·装束各异的美女(音乐动感图片)
·我 曾 经 爱 过 你
·有一种···
·
·动 物 二 题
·等 待
·奶 奶
·里 莫 哈 老
· 林中拾景(动感图片)
·丁香花
·遇上你是我的缘
最新图文
更多……
奶 奶
发表日期:2008/2/12 14:38:00 出处:未知 作者:阿巴乌呷嫫 发布人:siyu8 已被访问 673


 

  奶   奶

阿巴乌呷嫫

 

每个人都有奶奶,每个人的奶奶都不同。

奶奶和其他女人不同 -从 二十岁守寡到八十六岁去世时。奶奶和其他女人相同 -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有美好的梦想和希望。

听别人说奶奶年青时很美。在她年老时从她洁白透黄的肤色和靓丽端庄的轮廓中也可以找到美的踪迹。

奶奶生长在奴隶社会里,当时人们对子女抱有浓郁的早婚早福思想,尤其是对女孩乘贞嫁人的愚昧观念特别严重。所以,正常的女孩一般在十七岁前嫁出最为高贵。因此,这种婚姻吞没了不少年轻人的性命。因奶奶年轻貌美,很多人来提亲。奶奶的出身背景属于上等家庭,她的父母理所当然把她嫁于相等的家庭是自己的理想。她父亲同意一家姓土的求亲者,把十七岁的女儿嫁给了他家二十多岁的儿子作妻子。同时得到了高贵的声誉和二百两银子。奶奶不愿意,这件事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极大的伤害。因为她还小,需要母亲温暖的抚爱,需要父亲甜蜜的养育,需要和年轻伙伴快乐的玩耍,还没有具备承担一个家庭主妇的思想,因为他才十七岁。她不喜欢一个人远离自己可爱的家乡到陌生的他乡去和一个陌生男人过日子。所以她反抗。但威严的婆家和娘家不会依她的乞求而放弃自己的目标。而且一办喜事就让她座家。她不停地哭,不停地逃。但一次次被婆家追回和娘家送回。无路可走后她就跑到山洞里隐藏起来。绝望中她希望野兽来吃掉自己,但她无可奈何地活着。饿时吃野果,渴时喝山泉。数天后被在山上放羊的人发现并向她婆家通报。她的丈夫来找她回去。它不肯并乞求放掉她就保证拿一百两白银来作酬谢金。他不从并要以一个男子汉的自尊强暴她作丈夫。在相互撕扯时她取下自己头上尖锐的铜质辫叉乱刺他的头部,那男人的血液滴满了她的全身。他疼得尖叫着猛把她推向山岩逃跑了。他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山峦。奶奶的头也被撞伤出血了,昏死半天醒来后她看到这片山林里她俩滚过的地方都有鲜红的血迹,俩人都以为对方死了,但俩人都活着。那男人这次被这场伤痛吓跑后自己投降了,同意解除这桩婚约,但要求奶奶家陪赏他家全部损失的三倍。奶奶的父母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照办了。但因为损失惨重,事后对奶奶相当的冷漠,特别是父亲。

半年后,奶奶又被父亲以一笔可观的金钱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五岁并已是五个孩子父亲的鳏夫。这个男人比奶奶的父亲还大三岁,他就是我的老祖。当然不是奶奶丑陋或有残缺而嫁于他,是因为腐朽的旧社会造就了人们卑鄙的地位观念和肮脏的贪财思想所致。因为我老祖家的家庭地位高也很有钱财。

我的老祖是族人中最有威望的男人。虽年龄偏大,但刚丧偶不久的他见上年轻貌美的奶奶很喜欢。他派人向奶奶的父亲求亲并承诺付给对方满意的身价。奶奶的母亲嫌他年龄太大而不满,但作主的父亲想起那笔高昂的金钱和其家世背景就同意开亲了。奶奶的父亲说作穷人的妻子不如作富人的奴仆。她母亲也流着泪点头了。

这场买卖婚姻又一次让奶奶心伤至极。但刚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婚姻的她在父亲的严教和母亲的开导下也流着泪服从了。

结婚后,她咬紧牙关接受了这个比自己父亲还老的男人的抚爱。第二年她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大姑,其实按辈分我应该叫她姑奶,是因为她和我父亲同母才叫她姑)后,很不幸,在女儿一岁时,刚满十九岁的奶奶因丈夫病亡而成了寡妇。留给她的是刚生下的这个女婴和她丈夫前妻子所生的五个孤儿、广阔的土地、近十户录奴、几对未分户的佣人,还有大量的牲畜、金钱、粮食等。

送葬老祖的那天,还没等烧葬他的烟雾散完家族们就集中在一起商讨让谁上奶奶门的事(为炫耀族人的势力,稍年轻的已婚男人死后让族人中一个合适的未婚和已婚男人给寡妇上门是旧社会彝家的一个规矩)。

数天后族人派人正式向奶奶提出此事。让老祖的一个堂弟上奶奶的门。奶奶死活不同意,她和怀里的婴儿哭成了一堂糊涂。伤心之际,奶奶鼓起勇气向族人声明:“我贪财的父亲让我作财主我也就永远作财主了,自己虽然还是个小姑娘可以再嫁,但我决定自己永远不再嫁人了,向天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改嫁。绝不会让谁来上我的门。”

但族人们说奶奶太年轻这个庞大的家族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直守寡而背上坏名。过一段时间他们强行让老祖的长子(就是奶奶的丈夫和他前妻所生的刚满十七岁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爷爷)上门。奶奶和他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依辈分是母子(但按彝族的规矩可以上门)。听后他(她)俩都恶心得哭了,爷爷因为家庭条件好而十六岁成婚十七岁就有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小姑)。奶奶愿做牛做马都不愿做自己丈夫的儿子的妻子,她不想让父子两代人糟蹋自己的身体。但后来在族人们的怂恿下爷爷终于在一个深夜得到了大自两岁的奶奶---他的后妈。并在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可悲的是当晚爷爷被奶奶吐骂、抓打后再也没有回到奶奶的身旁过。爷爷得到的是被奶奶用指甲抓伤的满脸伤迹和一个儿子。从此俩人再没有说过话。

奶奶是抱着一肚子气生下父亲。在我父亲出生后不久爷爷又不幸病逝。

爷爷死后族人们几次提过再给奶奶上门的事,但因奶奶太泼没成。

奶奶很不满这俩代男人,但她很顾声誉,她把这两代男人所留下的七个孤儿全带大并且让他们全部安家落了户。当然,当时同她一起供养这六个小孩的还有所属的奴仆和佣人。她说自己用对待子女一样的态度对待奴仆,尽量让他们吃饱穿暖,所以他们特别敬仰自己。

奶奶说解放后的一段时间里生活很艰苦。特别是他们孤儿寡母。吃大伙食时她把自己的份儿分给小孩们吃。自己因长期煮野菜充填肚子而营养不良怀上水肿病一身浮肿不能走动差点死去,到解散大食堂后身体才慢慢恢复过来。

奶奶的思想很开通,政府向地方找用干部时很多人摆头皱眉不让自己的子女去。她却不顾家里困难,让唯一的儿子去参加了党的工作。

奶奶年轻时完全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改嫁填补很多空白。但一直没有。她说嫁给老祖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既然嫁给人家做了人家的妻子就应该坚持到底。所以她一直支撑这个家仍然延续这桩婚姻。再有一个原因是所经历的两场痛苦婚姻在自己心里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痕无法抹平不想再嫁受苦。因此他选择了一生守寡的苦难。

后来奶奶的儿媳(我的母亲)不幸去世,又一次把一堆孤儿留给她喂养。因为父亲在外工作,已进入老年了的奶奶又一次当了母亲还当父亲。我们几姐弟一哭奶奶就让我们吸她的奶头,耳闻为虚眼见为真,她已几十年没有小孩咀吸过且已缩小了的乳房被我们吸出洁白的乳汁来,已忘记母乳味道的我们在她这里品味到乳汁的甘甜。奶奶的血液化作甘甜的乳汁被我们吸光剩下她皮包骨头的身躯。

奶奶经常把食物节约给我们吃,自己却系紧腰带忍饥挨饿成天劳动。背上我们劳动和放牧到下午累俄交加时,汗水溢满他苍老的脸,她就习惯地叹口气后提起依襟把脸抹得光亮。

我读书时,她得知同学们的晌午都比我的大后,把自己的早餐加进我的晌午里让我在小伙伴面前不示弱。那时候很难吃上一餐肉,父亲休假带点肉回来时,她把饭菜做好后热腾腾地摆在我们面前后自己就坐在一边喝点汤送下一块小馍填饱肚子就行。父亲和我们怎么劝她吃上点好的她都不听。大姑小姑和其他亲友带来看望她的美食她从不让进自己的嘴,死活要留给我们吃。

在旧社会里曾经是贵妇人而装扮华丽处处向下人们发号施令的奶奶,从解放后自然没有奴仆可使唤了,她成为了我们这个家的奴仆,流干了自己的血汗。奶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我们这个家。

年老时的奶奶衣着很破旧,但很干净,她很爱究竟卫生,连畜圈都擦洗。

奶奶依旧坚强,一生虽清苦不堪,但从不向谁倾吐过自己的沧桑风雨,把一路的风尘堆积在自己的心里,嘴里吐露的却是教育子孙的嘱托。每次父亲上路前都给他大把大把的叮咛,这种叮咛后来又转向了我们。她还给我们讲很多很多传说和真实的故事。也用很多很多谚语教育我们。

包产到户后,屋里屋外所有的事奶奶一个人承担,男人女人的全部农活也她一个人包干。她依旧顽强地让我们读书。

人手多的人户只在白天劳动,但农忙时奶奶常常把晚餐做给我们吃后,一个人悄悄到地里去抹黑着干活到深夜才回到已沉睡的我们身边休息。她很羡慕别的家庭里劳动力充足,但从不后悔让父亲参加工作和让我们读书的事。经过她的艰苦奋战,我们家里堆的粮食比有男人的人户的还多。每年都喂上一两头肥猪过年时杀,让我们玩“弯猪脚”。她还栽了很多花椒树一年可以卖些钱给我们交学费和买衣物用。虽比不上她刚来到老祖家时的荣华富贵,但不再像“大食堂”和“农业社”里全靠基本口粮过日子的那样饥荒了。

奶奶虽未上过学不识字,但很有学问,也很精通汉语。她交往了很多汉族和其他民族的朋友。奶奶珍重每份友情,很尊重别人,别人也很尊重她。

奶奶的黑发白得很早。她把一生的苦楚注入这细细的发丝中缄默;奶奶的皱纹挂得很多,她把一生的艰辛悄悄埋进这深深的皱纹里隐藏。

有人说演员是摆外形给观众看的,作家是摆心里话给读者听的。奶奶是一生默默无语,只是把一生所有的经历花费在子孙的成长中,把滴滴点点的希望播种在子孙的身上。她说子孙的每个理想都是她的愿望,每个成功都是他的实现。父亲回单位前她把行囊整理得条条有序地交给她带走;父亲有点奖励时她最先露出笑脸。

父亲在外面工作忙得连自己的家庭和子女都顾不上。我和弟妹的课本撕裂时,因没有胶水,奶奶就到山上树林里找到一种彝语叫“冰药”的粘连性草根回来把我们的课本粘合好。她也经常用这种东西粘合自己因过度劳累而皴裂的手脚掌的裂缝。

到现在不知为什么,奶奶所带大的子孙中她最偏向的是我,每次食物给我最大的、衣物给我最好的、金钱给我最多的、玩具给我最好的、重活不让我做等等。现在回想起来让我在弟妹们面前很不好意思。

后来不知是天分还是自己上错路,我喜欢上了写作,有时写到深夜或天亮。因为老家的山高气寒,条件差没用上电。奶奶把弟妹们哄睡着后,提醒我不要太累着伤了身体早点休息,我不听后她就生怕吵坏我的思维,悄悄坐在我旁边点燃松明子给我照明。我从不给她讲过我写的是什么,不识一字的她静静地坐着注视我笔下密密麻麻的文字。每次我的作品发表时,她总是露出自己最满足的笑容。

父亲在山区工作多年后调到城区把她接去时,偶尔呆几天就匆匆往家里返。她已经习惯高山里春的温和夏的热烘秋的凉爽冬的寒冷。

奶奶说自己一生没有过真正的爱人。年轻时还来不及恋爱就被逼嫁出,后来因为庄重的家面和自己保守的思想约束了自己走进爱情的门槛。

奶奶的一生还有许多喜怒哀乐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初冬,奶奶以八十六岁的高龄病逝。由于一些原因她去世时我没能见上她。过去她勒紧腰节约食物喂养我们长大的欠疚,在我长大后还回了她一些,但她去世时没能见上她一面这点使我很遗憾。娘方通知我到场她已经安息在“丫布楼”(彝族人安放死者的木架)上了,当我悲痛地掀开她的盖帕时,她苍老的脸显得很安祥的样子,最让我悲痛万分的是,据说她去世前一直盼等我,呼唤我的小名,家人们商定等天亮才下山叫我去见她,但天刚亮她就走了。快要断气时她从呼唤我的小名中转向叱骂在山洞里强迫她的那个男人的名字并乞求放掉自己,最后吆喝牛羊。

也许奶奶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在山上牧羊快乐无比,我愿如此。

人说实际体验的痛苦比写出来的深刻一万倍,或者有些生活和心理情境更无法用语言和文字形容出来。奶奶的生情大约也如此。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里 莫 哈 老

下篇文章:等 待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相思雨(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相思雨--版主: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